.

别的世界在哪里
我们重新见面吧

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觉得每天也没做什么的,却每天都过得好匆忙,时间就像是放在窗前的糖果,被蚂蚁一点一点啃食掉,你都想不出办法去挽回它。于是,即使每天有无数的思绪在脑海里萦绕,我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去清理它们。前一天想记下的东西,在第二天的凌晨也已忘得一干二净,就这样失去的记忆,或许不是最重要的吧。

今晚,友人突然问我是否有什么事情瞒着她,觉得我近来怪怪的。而我面对这样的问候,只能无奈地说:没什么啊。 确实啊,我实在想不出我发生了什么事。只是好像渐渐地又真正地恢复了一个人的生活,也没有觉得可惜可悲的,而是很好地享受了独处的时间。或许是这份太过理智的情感让她觉得怪了吧。

学车,是我选择的,让我走出舒适区的第一个决定。某天,突然好害怕这五年的时间一结束,而我什么都没有。以前做事情,总想成群结队地去,欣然地想着,应该有个后援团,才不用那么担心。于是,很多东西,都搁置下来了。看似做事情很决绝的我,也常常感到焦虑,梦境将我的这种焦虑无限扩大,我大概也只能在醒来的时候,对自已小心翼翼地说,这只是梦而已。所以,我要努力。

学生,在某些时候,成为我愿意坚持下去的理由。
感恩。

想起你今晚或许也是一个人,
于是打电话问你想吃什么,
而后,一起愉快地吃晚餐。

下过雨后的天气是湿漉漉的感觉,
而这也让人有了想倾诉的欲望。

每一次谈话都让彼此更加地了解,
我庆幸还拥有这样的机会。

流年笑掷,
未来可期。

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分割分割””””””””””””””

窗外,雷雨。
窗内,停电。

觉得好难过,但是还是要微笑。

又一个9.1了呢

觉得还是得写点什么来祭奠这个属于27岁的我的暑假。

这个暑假又是在漫长与短暂的矛盾中消失了。

在广州待了三四天左右我就跑深圳去了。跟妈妈一起住在大舅家。时隔十几年,我又一次见到了这个远房亲戚。然,一切物是人非了。记忆中那个大大的房子,变得好窄好小。我愣愣地走进那个小房间,坐在地板上,悄悄对妈妈说:“怎么这个房子这么小了,以前觉得挺大的呢。” 所有的东西都是旧旧的感觉。洗完澡后走进大舅的房间,看着早已失去“活力”的他,我大声地喊“大舅!我是谁?” 他瞪大眼睛看着我,充满好奇的,可是,也只是那样看着我而已。我知道,我之于他,已经完完全全是个陌生人了。

在深圳,约了四年不见的芝麻,站在自动扶梯上看到她的时候,我慌了。芝麻,她也不是我记忆中那个胖嘟嘟的小大人了。她瘦了,而她说自已老了。我们在排队等餐的时间空隙中,绕着商场边走边聊天。她跟我说了很多很多想法,而这些,都是我曾努力在想的。后来她回去了,在微信里发来了一段话。我知道,这份友情,会一直不变了。我很庆幸自已与她见面了。很庆辛。

在厦门,这是大学之后,我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。夏天的厦门,让人多了点烦燥。妈妈总是笑嘻嘻着,而我,却被这炎热的天气扰乱了心绪。现在回想起来,多少有点对不起妈妈。果真还是不够成熟啊。我想,以后我应该不会再来这座小城了吧。这个地方有太多有趣的东西,我在这里也留下了我的第一个tattoo。就把这些都变成回忆吧。


接下来的日子不知会变成什么样,只希望你们都安好。

一个很长的梦。好几个片段。最后一个片段。

我和弟弟跟着人潮走出武装部,在人群中看到爸爸,喊了他一声。爸爸跟我们一起走,说带我们去吃早餐。我高兴地拉着弟弟跟随着他。那家小店就在医院附近,爸爸拿着碟子,不停地地挑包子,放了满满一碟,拿给了店家后,转身就走。我问:“爸,你不吃吗?”他回头笑着说:“不了。”

梦中的他,穿着衬衫,西装裤,很年轻很年轻,三十多岁左右。
 

爸爸很喜欢买包子,面包之类的东西回家,而且每次一买都是买好多。有一阵子,他疯狂爱上那种卷心蛋糕和片包。他总是一整条一整条的买回家。然后放在冰箱里,我们饿了,就从冰箱拿出来,每人切一小块,坐在餐桌旁,很开心地吃着。他后来又喜欢买炼奶,也是一瓶接一瓶地买,冻冻的炼奶涂在面包片上,那种吃进嘴里后的感觉,至今都忘不了。

这些天重看了这部《笑傲江湖》,也是四刷了。
2001年的央视版,现在让我回想那个时候看这部剧的心情,已然说不出个大概了。爸爸在某天下班的时候带回了这一整套的DVD,而我也跟着爸爸,断断续续地看完了这部剧。然后完全着迷于许晴演的任盈盈。那一颦一笑的样子,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后来大学的时候放假,在家收拾东西的时候又翻到这套DVD,于是又看了一遍,而这一遍,只是为了看任盈盈,再看这个笑起来有两个梨窩的侠女。
工作后,放假在家,又某天在电视机上看到这部剧,而后又无聊地看了起来。这一次,同样着迷于为爱人可以默默付出的任盈盈。不管怎么看,都是那样让人喜欢。
而今重新刷这部剧,更像一个春心荡漾的单身狗,在看一对你侬我侬却又止于言语的情侣在谈恋爱,周围都是一群为他们感情神助功的人。于是,带着姨母笑看完了。

啊。这是我心目中的江湖吖。


分割。。。。。。。

今晚16号,睡前听了陈蔚文的《比如江湖》,被最后一段打动了:

[爱极“江湖”这个词!江湖是什么?大侠胡一刀说:“惺惺英雄两相惜,烈酒一碗酬知己”,武功绝世的东方不败说:“江湖?我就是江湖!”,任我行说,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!”。江湖是永不冷却的血,是黄沙尘里开出惊艳,是小人物做梦的地方,就像那些曾打动过我的港台片:幽暗中透出温暖,辽阔而寂寞的江湖,急景流年,小人物在里面奔走,寻找,相爱,失散,疗伤,化悲痛为力量,沧海桑田,结局不一定华枝春满——那又有何干?爱恨情仇快意一场,夫复何求?!]

洗好澡躺在床上,
满心期待我的烤箱。

我梦见自已自杀了。
在一切的压力下,
拿起刀,痛苦地割下手腕。

在这个梦里,我没有惊醒。
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,
我说:“又是这样。”
好悲伤好悲伤。